您当前位置:潮州茶叶网 > 文书茶趣 > 传说典故

史说潮州 - 唐(618年到907年)
来源:中国潮州    作者:    发布时间:2014-11-15    点击数:3245次


笔架山家窑遗址

    号称“百窑村” 的笔架山家窑遗址

    唐代,韩江两岸遍设瓷窑,潮州城东郊的笔架山有“水东窑”,西郊有凤山窑址,相传有窑三十六座,窑长九丈五尺。南郊有洪厝埠和竹园墩窑址,北郊的田东园、瓮片山、北堤头、竹竿山和象鼻山有众多的用耐水土夯筑,极为坚固的马蹄型窑、馒头型窑和依山势而建的龙窑。


开元寺

    开元寺建于唐玄宗开元二十六年(738)

    开元寺位于广东省潮州市区开元路。建于唐玄宗开元二十六年(738),元代称“开元万寿禅寺”,明代成“开元镇国禅寺”,清代以后“开元镇国禅寺”与“开元寺”并称,该寺自建立以来,历代均有维修。现寺占地面积2万平方米,整座寺院保留了唐代平面布局,又凝结了宋、元、明、清各个不同朝代的建筑艺术,香火鼎盛。 “文革”期间,开元寺曾遭严重破坏,1982年海外侨胞、港澳同胞捐资,进行全面维修,使开元寺重现昔日风采。


潮州西湖

    据《方舆纪要》载:“绵亘十余里。”到了唐代筑了北堤,才把它与韩江切断,成了宽阔长形的大湖。唐肃宗乾元年间(758-759年),皇帝下诏,天下临池带郭处设置放生池八十一处,这西湖便是其中一处(过去西湖山麓尚刻“放生”二字,现在湖心亭南侧有一池,称为放生池)。因与西湖依傍的葫芦山,对护卫古城有天然屏障的作用,历代官府均重视对它的修筑、浚疏。值得一提的是南宋时知军州事林骠及知州林光世,他们对西湖和葫芦山都有不少建设。林光世还写了篇《浚湖铭》留世。到了元代,潮州战乱把西湖景物毁了不少。在洪武初年又因潮州大修城墙,采用去大批石块,还把湖填了一半,称作城壕。后来曾陆续重建一些景观。到了清朝,因屡遭兵燹,西湖景物,又多数被毁。清康熙十二年(1673年),还在西湖山筑腰城,防御“三藩”之乱。刘进忠的反清,又使西湖变成挖壕沟、围栅栏、设炮台的兵家要塞。到了民国时更被军阀洪兆麟占为私家园——“洪园”。故有人把西湖的简史概括为:始于唐、著于宋、毁于元、盛于明、芜于清,民国不清不明,于今湖绿波平。


韩愈刺潮

    唐宪宗元和十四年(819),刑部侍郎韩愈因谏迎佛骨被贬为潮州刺史,是年正月十四日从长安起程,经过两个多月的长途跋涉,于三月二十五日抵达潮州。同年十月十四日“量移袁州”。韩愈治潮时间只有短短的8个月,但功绩卓著。首先是兴学重教,当他发现潮州州学荒废已久,随决意复置乡校,并起用了赵德这位“颇通经、有文章、排异端、宗孔氏”的进士出任海阳县尉“专勾当州学之事”。并出己俸百千以为学本,从而使潮州文风蔚起,英贤辈出,赢得了“海滨邹鲁”的美名。此外,韩愈还十分关心农桑,修筑堤防,驱除鳄患,释放奴隶,使潮州生产得到发展,风气为之一新,他自己也赢得了民心和口碑,潮州韩文公祠柱联:“辟佛累千言雪冷蓝关从此儒风开海峤,到官才八月潮平鳄渚于今香火遍瀛州”(潮州古有瀛州之称),就是最好的写照。


叩齿古寺

    叩齿庵在潮州市区下西平路道后巷。原名济生庵(又名大隐庵),始建于唐代。清成丰林大川《韩江记》载: “叩齿庵在城南书院左,即韩昌黎大颠至郡所住处也”。庵内大颠堂额写:“聪明宏博”四字。中为大雄宝殿,阶前有两古榕,不假泥土,骑阶前石而生,呈黑铁色,极其古致,据说已有数百年历史。宋广东转运判官周敦颐留堂壁云:“退之自谓如夫子,原道诋排佛老非,不识大颠何似者,数书珍重更留衣”。

    相传唐元和十四年(819年)正月,韩愈因谏迎佛骨触怒了宪宗皇帝,被贬到潮州任刺使。到达州治那天,下属官吏、全城百姓夹道欢迎。韩愈看到百姓如此热情,十分激动,突然前面一个和尚朝他马前走来,那和尚本也英俊魁梧、且脸方额阔,远看还一表人才,可近前时却叫人害怕。原来他有两个暴出的大牙,骤看如寺庙里狰狞的罗汉。韩愈顿生不悦,只是僚吏既无阻拦,身为刺史如果呼叱发作就会有失身份,于是只好忍着,心想:“此人一定是个恶僧,他若有愚惑百姓,定要把他两个大牙拔掉。”到了太守府,韩愈盘问和尚何来,知其为济生庵得道高增大颠,功德圆满且法力高强。(有说大颠和尚是潮阳灵山寺方丈,管济生庵和灵山寺)。

    次日,韩愈刚升堂办理州务,跟班便呈上一小包东西,说是大颠和尚差人送来的。韩愈打开一看,原来是两个大牙齿,另外是一纸倡话,字体浑厚端庄,书“儒以仁为本,佛亦济众生。道异旨自同,会我海屿边。”这就使韩愈陷入迷惑之中:“这和尚还真神灵,能熟知我心想。” 内疚地说:“我单凭相貌轻率地对一个人下结论,枉曲了好人,实不应该。”于是当堂挥笔写了“叩齿庵”三个大字,命人送道到济生庵,可大颠和尚已前往潮阳灵山寺。自此济生庵改名为“叩齿庵”。

    后来韩愈多次致函大颠,互相访问,并结下很深的情谊。数月后,韩愈改刺袁州,临走时,还专程到灵山寺跟大颠叙别,并赠衣表示惜别之情。大颠特在灵山前建了“留衣亭”以示怀念。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