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潮州茶叶网 > 潮城古韵 > 古城民俗

根深叶茂的潮州大锣鼓
来源:潮州市文学艺术网    作者:    发布时间:2014-08-28    点击数:4818次

50多年前,一位北京作家看完潮州大锣鼓演出之后,不禁抚案长叹:这真是绝妙之音!要是在国庆盛典,组织这样的乐队,参加天安门广场接受检阅的队伍,那将会引起极大的轰动!当然潮州大锣鼓没有机会参加这样的盛典,但在1956年8月,潮州民间音乐团参加了全国第一届音乐周活动之后,便轰动了整个京都。次年,由广东华南歌舞团和汕头潮乐研究会组成的潮乐队,参加在苏联莫斯科举行的第二届世界青年联欢节活动,演奏了潮州小锣鼓《粉蝶彩花》及潮州大锣鼓《抛网捕鱼》等节目:惊动了四座,荣获金质奖章。至此,潮州锣鼓声名大震,人人都在称赞着南国这朵硕大而鲜艳的花朵。

一位诗人这样说过,“成功的花,人们只敬慕她现时的明艳,然而当初她的芽儿,却浸透了奋斗的泪泉,洒遍了牺牲的血雨”,潮州大锣鼓发展的经历,正是如此经历了千百年的发展,浸透着无数艺人的心血。尤其是解放以后,党为这朵南国之花的成长,提供了充足的阳光和肥沃的土壤,再加上艺人们的辛勤培育,终于使潮州大锣鼓获得巨大的发展,震动着国内外音乐界。纵观它的发展过程,如涓涓的细滴,流过了一个朝代又一个朝代,汇成气势磅礴的巨澜,激动着人们的心弦。现在,就我所知道的,来谈一谈潮州大锣鼓沿进概况。

潮州大锣鼓历史悠久,源远流长,它与潮汕地区的先民史和文化发展史有着密切的关系。形成期可追溯至唐宋年代。唐代音乐艺术十分繁盛,其中的燕乐和宗教音乐的潮曲,随着南来的仕宦和佛教的传播而流入潮州。

我们通常说的潮州锣鼓乐,主要包括:潮州大锣鼓、潮州小锣鼓、潮州苏锣鼓、潮州花灯锣鼓、八音和笛套锣鼓等六种。

据已故潮州音乐老艺人林云波先生(原首任潮州民间音乐团团长)、陈松先生、邱猴尚先生、许裕兴先生等人口述,潮州锣鼓早在古代便流行于民间。宋代期间,在迎送官府要员时便有简单的吹鼓乐,潮州城东、西、南、北四个城楼都设有锣鼓班,由守缄的兵员负责吹打。后来,潮州民间乡、社游神赛会时也与迎送官员仪式一样,吹奏鼓乐;当时的吹打形式甚为简单,其打击乐只有一个小鼓、二面锣、一付钹,加上一支或二支“的禾”(即“唢呐”),故称“锣鼓尘”。元代以后,潮州民间普遍出现各种鼓乐、笙箫、吹管等吹打形式,每逢时年八节,乡社游神赛会,乡村中喜庆丰年,这些民间艺术活动更是普遍盛行,当时这些鼓乐队称之“的禾(唢呐)鼓首班”。

早期“的禾(唢呐)鼓首班”,演奏形式很是简单,只用苏鼓仔(即“小鼓”)、钹仔、月锣、亢锣、钦仔等打击乐。以后又把苏鼓仔改为直径尺余的柿饼鼓(中鼓),加上二面大锣和一付大钹用于上街游行。大概是因为音量太小,不适于在室外演奏,才把柿饼鼓改为直径二市

尺的尖脚大鼓,加上四锣二钹,置于游行队伍的前头,作为“开道”之用。后来,由于群众欣赏水平的提高,“的禾鼓首班”除用唢呐配乐外,增添了横笛、洞箫、椰胡、秦琴等乐器,吹奏一些简单的地方流行乐曲。如“过江龙”、“一粒星”之类。明代年间,“的禾鼓首班”采用一些通俗流行的“二板”弦诗,配上锣鼓乐,称为“上路行锣鼓”或称“长行锣鼓套”。同期,有的采用潮州流行的“三板”弦诗,配上鼓乐,称之“三板鼓套”。后来,经历代艺人们的不断修整丰富,便成为保留至今又普遍盛行的“二板锣鼓吹套”和“三板锣鼓吹套”了。这就是早期的潮州大锣鼓。


艺术总是随着历史长河的奔流不息而激起一朵又一朵的浪花。到了明末清初(约公元1644年),潮州已成为外洋交通的要地,内地的各剧种,如“弋阳正字”、“西秦戏”、“外江戏”,“昆剧”等相继入潮。潮州锣鼓像一块富有弹性的海绵,尽力汲取它们丰富的养料,它从外江戏锣鼓中取其精华,运用它们特有的介头、鼓桑、锣句等演奏手法(如“开台锣鼓”和一些“杂锦鼓点”),以苏鼓仔、苏锣为主,加上苏钹、锣仔等为主器的击乐特色加以发展,渗透于潮州锣鼓之中,成为“潮州苏锣鼓”。新作的苏锣鼓曲有《韩水长流》、《雪拥蓝关》等。同时,“外江戏”锣鼓中的主要击乐“苏锣”,也被潮州大锣鼓所吸收重用,从而大大增强了潮州大锣鼓击乐的低音效果,后成为潮州大锣鼓不可缺少的击乐。潮州锣鼓又从“弋阳正字”戏中的“弋阳高腔”牌子曲中,取其高亢、轻快、跳跃等特色及其独特演奏法,融合潮州锣鼓的演奏手法,以小鼓、小钹、亢锣、钦仔和深波为主要击乐,并以小吹(小唢呐)、中笛、横笛为领奏的吹奏特色,加上椰胡、奏琴,二胡、大有等乐器,在原演奏法的基础上加以发展和改革,形成一种与潮剧锣鼓相似而异的鼓乐形式,称“潮州小锣鼓”。新创作的小锣鼓曲有《欢乐的日子》、《鹅湖春晓》等。

且说潮州大锣鼓演至清朝咸丰年间(公元1851至1861年),潮州府城(现潮州市湘桥区)前街有一位名叫欧细奴(生于公元1841年)的人,当时,他是镇台衙前的一名收税公差,同时也是镇台旗鼓队的吹鼓手(唢呐手),因他在地方具有一定的势力,退役后被许多外地来潮州演戏的班主请为“押班”(负责维持演出秩序,保障戏班安全,帮助戏班收戏金等)。由于欧细奴自幼喜爱音乐戏曲,因此,时长日久与戏班师傅们有了感情,交为好友,从中学得不少正字戏的成套牌子(即“剧目曲本”)。他2 4岁那年,被邀请到潮州城内“古松轩”锣鼓馆当教师,这时,他把正字戏中著名的成套牌子曲目“六国封相”、“秦琼倒铜旗”等剧目的音乐连同唱词部分原原本本地搬到锣鼓班宋,成为“涂脚(台下)戏”以及“涂景”(实人化妆成剧中人上街游行称“涂景”)之类的民间文艺形式。过了一些时候,锣鼓班为了适应台下广场演奏,特别是上街游行演奏的需要,只好逐渐将其牌子曲目中的唱词部分删去,减少演唱人员,保留原曲牌中的音乐和打击乐部分,经艺人们多次修整加工成了相传至今的传统成套牌子大锣鼓。欧细奴先生的大徒弟张天祜先生学得最完整,也打得最好。他既能取其师父之所长,还能补其师父之所短,经他不断丰富和发展,在实践中不断提高,使其锣鼓牌子更为完美。从此潮州大锣鼓便从简单的吹套锣鼓发展到有一定表现内容且有丰富的演奏手法、演奏技巧和独特风格的成套牌子锣鼓了。相传与欧细奴同时传播牌子套锣鼓的还有一位名叫袋仔仙的饶平人和谢奴仔、吴德润等,他们各有其所长。从1896年至1936年这40年中,可谓是潮州大锣鼓的昌盛时期。这时,锣鼓班的打击乐已从简单的一鼓四锣二钹增加到一大鼓配上八面大锣(或十二面)加四付大钹及亢锣、钦仔、深波、小钹,再吸收原外江戏用的苏锣。各种击乐的不同打法融合在一起,在大鼓指挥下,产生丰富多彩的音响效果,表现出气势磅礴、粗犷雄浑的独特风格。加上管弦乐部分,从几件简单的吹奏乐逐渐发展为以大小唢呐及十几支二十八节大横笛为主奏乐器,加上扬琴、椰胡、二胡、中胡、洞箫、秦琴、三弦、琵琶、古筝、木琴、大宛、大有、大胡等乐器,形成一个较完整的民族管弦乐队,大大增强了潮州大锣鼓的表现力及演奏效果。

在清末民初这几十年中,随着民间游神赛会活动的发展,潮州城区以不同区域组织了十三班锣鼓(也称“十三组锣鼓”),各锣鼓馆互相竞技斗艺,促使潮州大锣鼓这一艺术形式不论在乐器组合、演奏内容、演奏技巧上日臻完美。从而也相继出现了林蕃葛、刘天有、林春辉、黄炳林、邱猴尚、许裕兴、陈松、明弟、尼姑、林顺泉、卢海清、钟少庭等一批有名鼓师。三十年代以来,潮州大锣鼓又逐渐形成了以许裕兴(城东派)、邱猴尚(城南派)、陈松(城西派)为代表的三大司鼓流派。许裕兴先生为武派,其鼓点浑厚有力,鼓介明朗,挥槌手势线条大幅壮观,擅长演奏《三关趴》、《岳飞会战牛头山》之类的武曲;邱猴尚先生为文派,其鼓点精巧轻快,文雅细腻,擅长演奏《抛网捕鱼》、《掷钗》等文套:陈松先生半文武派,司鼓动作挺拔利索,手势多变,擅长演奏《十八寡妇征西番》之类文武兼备的锣鼓套曲。这一时期, 由于牌子锣鼓的传入,大大丰富了潮州大锣鼓的演奏内容,通常在游行用的“二板吹套曲”、“三板吹套曲”中也不断融入牌子锣鼓中的鼓点和曲牌,如“相思锣鼓”、“大锣火炮”、“大锣拗槌”、“武场锣鼓”等,在演奏形式和内容上有了一大飞跃。


潮州大锣鼓是潮汕地区广大人民大众喜闻乐见的文化艺术形式,每逢节日或庆典活动,它总是出现在舞台或游行队伍之中,深受群众欢迎。民国年间,潮州府城(现湘桥区)每逢大节日,游行的大锣鼓班少则几班,多则几十班。这些锣鼓班来自潮州府城各锣鼓馆及农村乡社。各班锣鼓都各有特色,大体上队头是本锣鼓班的班名大彩标,接着是数十支“大标”,(“大标”是由色彩鲜丽的长方形镶边大旗,以青竹为标杆,标面书绣有四字祝语。选择美貌的女青年扛标。每标自一人肩扛,一人护标。)随后是各色各样的潮剧节目的“活景”,也叫“涂景”(由实人化妆成剧中人,在街上游行,有时还表演称“涂景”)。接着十几对小童挑着花篮、火炮篮、水果篮、玩具篮等,小童化妆成古装人物的“碰鳔囊(火炮箱)”队,最后才是大锣鼓队。锣鼓队分打击乐、吹奏乐和管弦乐三部分。打击乐以大锣(四至八对)、大钹(一至二对)、月锣、亢锣、深波、苏锣、钦仔等依次二行或四行纵队排列,大鼓居于队伍中间,后接吹奏乐队,以两行大横笛(六至十二对)中拥小唢呐和大唢呐若干支。弦乐队则尾随队列,由各种潮州弹拔乐和拉奏乐组成,乐器件数不拘。每班游行的大锣鼓队多达几百人,真是壮观。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后,潮州大锣鼓得到党和政府重视。1952年正当我国处于百废待兴的时候,潮州文化部门将潮州大锣鼓的著名老艺人组织起来,并于当年年底到广州为外宾演出。次年2月,又参加了省、中南行政区及全国首次民间艺术会演,演奏了潮州大锣鼓《抛网捕鱼》中选段,及潮州弦乐《采花牌》两个节目,结果都获得优秀节目奖。于是,在当地党、政的关怀重视下,文化部门邀集了潮州著名艺人丘猴尚、陈松、许裕兴、林云波、周才、蔡莫光、苏文贤、蔡戊子、郭润生、傅振尧、钟少庭、林顺泉、卢海清等人,于1953年8月成立“潮州民间音乐团研究组”,后期改名为“潮州民间音乐团”,开始了对潮州民间音乐进行发掘、整理、研究、创作和传授等活动。潮州大锣鼓历史上第一次有了一个研究机构,从而在短短十几年中,发掘整理了传统牌子《十仙幡桃会》、《六国封相》、《秦琼倒铜旗》、《三休樊梨花》、《红迈追舟》、《三关》、《双咬鹅》、《陈春生告官》、《十八寡妇征西番》、《薛刚祭坟》、{岳飞大战牛头山》、《复中兴》、《抛网捕鱼》等1 3套。这些经过整理的牌子,都进行传授、排练和演奏,其中大部分节目已录音灌上唱片。老艺人们还将“抛网捕鱼”这个传统大锣鼓曲目进行研究分析,从整个套曲的19九首曲牌选择几首较形象而较能突出主题的进行整理,结合会演节目具体要求,整理成为短而精的“新抛鱼”。并整理了以潮州大小唢呐为主奏,富于潮州唢呐吹奏特点的潮州大锣鼓 “双咬鹅”,它通过若干生动形象的对比句,运用大小唢呐丰富吹奏技巧,配上欢快打击乐,表现了民间斗鹅热烈场景和欢乐的气氛。在整理传统曲牌的同时,也开始着手进行创作,其中反映现代生活的有:《庆丰收》、(海上渔歌》、《大战三利溪》、《钢水奔流》、《东风压西风》、《二万五千里长征}组曲等六首大锣鼓曲目;反映历史题材的有;(瓦岗起义》、(关公过五关》。在这些新创作的乐曲中,根据不同的具体内容和气氛,选择其恰当的传统曲牌和鼓点进行加工提炼,配成能单独表现具体主题的音乐节目,摆脱了传统牌子锣鼓的舞台戏曲化伴奏的曲式。如“长征”组曲中,根据内容的需要,在不超越大锣鼓特点前提下,吸收苏锣鼓、庙堂音乐、弦乐等表现形式,使整个节目更加丰富多采,有所突破。

遗憾的是,就在这项工作才刚开了头,潮州大锣鼓因多次参加会演获得好评,声誉在国内外的乐坛上越来越高的时候,一场“史无前例”的浩劫降临到我国广袤的土地上。潮州大锣鼓这朵艺术之花也受到百般摧残。“潮州民间音乐团”被迫解散了,乐器被砸碎,资料被销毁,富有才华的艺人流离失所。  

但是,根植于人民土壤中的艺术是任何势力都扼杀不了的。它可能在表面上显得七零八落,以至荡然无存,然而在它那看不见的根部,却是活力如旧,生机勃勃,那时候,群众忘不了潮州音乐,时常暗地里拉着潮州弦诗,悄悄地放潮乐唱片,一些热情的新文艺工作者也大胆地继续改革了一些新曲目。

“文革”期间,潮州民间音乐作为旧的意识形态而被禁,1972年为接待柬埔寨宾努亲王,潮安县毛泽东思想文艺宣传队创作、排练了潮州大锣鼓《山野新歌》(作者:杨汉荣),第一次冲破了“文革”对潮州音乐的禁锢。粉碎“四人帮”后,潮州民间音乐获得新生。各地潮州民间音乐活动蓬勃开展。据统计,全市(包括农村)的大锣鼓队多达280余支。同时,一些公社也纷纷建立业余民间音乐团(如庵埠、彩塘、金石、磷溪等)。


群众性业余音乐活动的开展,促进了潮州大锣鼓本身的革新发展。尤其是大力提倡反映现代生活题材的创作活动,促使它在原有传统的基础上有所突破、有所创新。因此,潮州大锣鼓在创作手法、乐器组合、演奏方法和表演技巧等方面大大地打破传统程式,如打击乐方面:从一个鼓发展到二个(一高音一低音)、三个(高、中、低各一)以至多个大鼓,为服务乐曲需要,增加了定音择钦、高低深波、击锣云锣等;管弦乐方面:增加了革胡(改革的大胡)。有时还大胆地使用大提琴,以补充乐队的低音部。大提琴或革胡,大大地提高整体音响效果。

作曲方面:借鉴中外其它音乐艺术的种种表现手法,运用多种有效措施,努力于渲染音乐气氛,塑造其音乐形象。解放以来,出现了一批优秀的潮州大锣鼓创作曲目,如《喜庆丰收》、《苦战三利溪》、《关公过五关》、《海上渔歌》、《二万五千里长征》、《山野新歌》、《血染金山古松缘》、《汕头战鼓》、《欢庆胜利》、《春江放筏》等。潮州市组织演出的大锣鼓节目1997年参加“万宝路”全国贺岁锣鼓大赛、1 999年赴澳门参加回归庆典活动、2000年赴无锡参加中央电视台“中华鼓王”大会,2004年赴北京参加庆祝建国55周年游园活动、2004年11月赴广州参加第三届老年文化艺术节等屡获殊荣。

潮州大锣鼓经历了漫长的岁月,饱受风霜雨雪的考验,它凝结着无数艺人的心血!随着社会的发展、时代的进步,这朵由潮人培植的艺术奇葩,定能适应新的气候,并开放得更加鲜艳。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