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潮州茶叶网 > 文书茶趣 > 诗文共赏

茶之兼容——满瓯似乳堪持玩   况是春深酒渴人
来源:云南普洱茶网    作者:    发布时间:2014-07-05    点击数:1790次

 茶之温和不仅仅在于茶性自身,还因为茶性在本质上是发展的、兼容的、创新的。为人好之人,甘于容人,且乐于自我发展而不封闭。为好之,亦如此。
    从医食合一的苦荼,到现代意义上的各类茶品,茶以宽阔的胸怀接受着各种方法的检验——
茶之为用,最早始于咀嚼茶树鲜叶,进而又发展为生煮羹饮,样式几近于今日餐桌上的菜汤。云南基诺族至今仍保留有吃"凉拌茶"的习俗――采来新鲜茶叶,揉碎放在碗中,适量加入黄果叶、大蒜、辣椒、盐等佐料,再添加泉水拌匀。
    至三国时,茶依然被用于水煮作羹饮,但方法大为改进:先将采摘回来的茶叶制作成饼,尔后晒干或烘干。饮用时,碾末冲泡,作料调和,作为羹饮。
    到了唐代,蒸青饼茶的制作方法趋于完善,茶圣陆羽所著《茶经》详细描述了蒸青饼茶所需的七道工序,并以饼茶外形、匀整度和色泽将茶分为八等。
     至宋代,因贡茶的兴起,先有龙凤团茶的出现,及后有小团茶创制。其价可比黄金。团饼的制茶方式主导了唐、宋、元各代。虽然唐代以来已有散茶记载,却不盛行。直至明太祖朱元璋下诏书废除龙凤团茶,改为上贡散茶,散茶才大行其道。明代《茶疏》记载,炒青技术至明代日趋完善,其方法与现今技术非常相近。
    茶在保持自身特点的同时,努力扩大着自己可能的融合范围――茶与奶,茶与药,茶与姜,茶与椒,茶与干果,茶与水果……
我们常常看到这样的状况,每当茶汤融进牛奶之后,茶汤的晶莹剔透就被奶液的浑实所消解。清者已者依旧。茶甘愿将自己的本色隐藏起来。不过,我们很欣慰,宽厚大度,甘于容人,并未让茶性消失,更没有让茶沦落为他者的附庸,几乎所有融合的落脚点都在茶上――奶茶、姜茶、椒茶、果茶……
    当人们努力追求某种纯净或纯粹的品茶环境而苦于奔波繁忙无暇实现时,茶试图以最简便的方式把清香呈现在人们面前。茶的自我发展以及对周边环境的适应,反映了茶的旺盛生机和潜在力量。
    茶之温和所表现出的兼容特性,最有魅力的就是与水的配合。作为世界三大公认无酒精饮料,茶、可可、咖啡都需要水的配合。对可可、咖啡来说,什么样的水起到的都是溶解作用。而对茶而言,情况则大不相同。
    用煮沸的清水冲茶,无需添加手段,自然而然便可获取茶之本味。奇妙的是,同样品种或质量的茶叶,配以不同的水、不同的茶具或者不同的冲泡技术,则会泡出不同的效果。鲁迅在《准风月谈・喝茶》中写道:某公司又在廉价了,去买了二两好茶叶,每两洋二角。开首泡了一壶,怕它冷得快,     用棉袄包起来,却不料郑重其事的来喝的时候,味道竟和我一向喝着的粗茶差不多,颜色也很重浊。我知道这是自己错误了,喝好茶,是要用盖碗的,于是用盖碗。果然,泡了之后,色清而味甘,微香而小苦,确是好茶叶。
    我们不得不说到苏东坡。年轻时的苏东坡盛气凌人,声称酷爱阳羡茶,曾四次亲赴产地宜兴,并写下《次韵完夫再赠之什》的咏茶之诗:
    柳絮飞时笋箨斑,风流二老对开关。
    雪芽为我求阳羡,乳水君应饷惠山。
    竹簟凉风眠昼永,玉堂制草落人间。
    应容缓急烦闾里,桑柘聊同十亩闲。
    未曾想自以为对阳羡茶了然于胸的苏东坡,竟然在王安石那里漏出破绽。一次,苏东坡行船经过长江三峡,想起王安石曾托他带一些三峡中峡之水给他冲泡阳羡茶。船过中峡时,因为分神,且水势湍急,转眼到了下峡。但苏东坡听当地老人说:三峡相连,并无阻隔,一般样水,难分好。便装了些下峡之水回京。王安石煮水冲茶,品后问水从何来,苏答中峡。王安石说,此下峡水岂能冒充中峡?上中下三峡水流缓急不同,水质不同,冲出的茶味道也不同。此茶冲了半晌方见色,故知下峡水也。苏东坡当场称服。(冯梦龙《警世通言》第三回王安石三难苏学士
    此事多有趣谈之意,真伪无需考,而水质不同则影响泡茶效果却是经无数茶人证实而千真万确的。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