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潮州茶叶网 > 潮城古韵 > 古城民俗

潮州话:潮人“根祖意识”的源头
来源:中国潮州    作者:    发布时间:2014-07-01    点击数:3042次
    伦伦师说:潮州话,潮人的精神家园。师说之言具乡情乡味,很亲切。潮州话目前之于大潮汕,传承现状(特指在“孩子们”群体中的传承现状)虽不能说日渐式微,但用“日薄西山”来譬喻,窃以为绝非危言耸听。君不见,大潮汕的孩子们(幼儿园学生乃至到大学生)群体如今满嘴国语,更以满口英语等流利外国语言为最高荣耀,反而将本是与生俱来的“第一母语”潮州话这一地方方言荒废了,或者说起潮州话来必在其中夹杂不少普通话、英语词汇,因为他们对潮州话的很多字眼发音已是不熟悉或曰退化了。假以时日,式微是严峻存在的现实,而不再是杞人忧天式的妄议。因此,伦伦师在关于潮州话、普通话乃至英语等如何让潮人理性对待方面已有所阐述,就是各者不可偏废、方言不应消失,意思明了,恰到好处,因此,本次在对该观点的进一步阐明上就不敢再附骥,仅就“为什么要提倡潮人说潮州话”的基本观点略谈一谈,并将重点放在“向孩子们说说”的角度上说些普及型的话罢了,绝非学术型的探讨,因为潮汕如今的方言研究大学者还有很多很多,轮不到我等后学胡乱插嘴也。
      一、潮人为什么要说潮州话?
     一切国学文化或曰中国文化其实都讲究一个“传统”,没有传统就没有之后所提的任何“传承或弘扬”,也就是说,文化的任何创新其实都建立在强大深厚的“传统”上面,根正苗红之后才能独辟蹊径乃至自成一家、颠覆“权威”,是不?否则,谁“承认”你,谁“权威”你。通俗点说,尊重传统就是中国社会常说的“认祖归宗”,封建社会文雅点的说法叫做“敬天法祖”,如今时代学界有个提法,叫做“根祖意识”。每个人都是个体,即使如浮萍的话底部总也有它自己的根,因此,“根祖意识”的提高、提升不因时代的科学高度发达、文明如何进步而退化,反而更应该强调。不然,谁来“热爱祖国”,谁来“保家卫国”,谁来“为了谁”?!
     中国人“认祖归宗”,则必须热爱祖国(杜帝注:不是热爱“朝代”),落实到语言的会话、文字的运用上就必须首先学好祖国的语言,祖国的语言基本会了(不苛求精通),才去学习其他外国的语言,而不因祖国的是否强大作为标准而去选择是否学习它的语言。须知,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没有一个国家永远是“日不落”的,因此就没有一个国家的语言永远是成为国际通用语的,哪国强大了,哪国就“通用”,别国要想交流就只好先学习其“国语”了,中国历史上的乾隆帝国大家应也记忆犹新吧,洋人想来“天朝”沟通,对不起,不是让天朝官员先学习好洋话,而是自己先掌握好天朝的官话,才“来吧来吧,一起来吧”。所以,放眼世界各国,主流的做法都是如此,国家的人先精通好自己国家的语言,再分精力去钻研其他国家的,这就叫“根祖意识”。根祖意识成为全民主流的话,国家不强大都难,即使不强大别人也不敢乱侵略、欺负你了。
     潮人呢?潮人的“第一祖”就是大潮汕大地,落实到语言的运用上当然必须先学好潮州话了。孩子们从出生起,父母、爷奶所教的第一句话都是潮州话,这就是朴素的“根祖意识”的雏形。因此,每个潮汕的孩子们成为“潮人”了,血统、印记则已不可磨灭,不以你的意志为转移就已因“降生”而打上了深深的烙印,谁让你“先天”生在潮汕呀?这改不了,改不了的话,学好第一母语潮州话至少就应该了吧,至少是,学习普通话(当代官话)不应与学习潮州话抵触,但潮州话都不学好、学不好,谈何学好其他呢?
     很难想象,一个潮州话词汇乃至很多字眼都发不出音的“潮人”,能获得广大潮人的“认同”乎?
     所以,潮人要说潮州话,就是这个粗浅的道理。因为即使是孩子,有一天你自己都会成“祖宗”的了,你愿意你的孩子不来传承、承认你的一切吗?而语言就是“根祖意识”的第一纽带,比文字的传承地位更重要。
     君不见,广州人不久前的“抢救粤语”动作够大吧?为什么?其实就是“根祖意识”文化的直接反映。广州人说好广州话,责无旁贷;潮人们说好潮州话,顺理成章。
     因此,伦伦师文中一开头所引用的著名语言学家钱冠连教授有一本著作,名字就叫做《语言:人类最后的精神家园》,“最后”二字,确实振聋发聩,民族的,才是世界的。人类都不保护好自己的语言的话,“土著”人都不保护好自己的“土话”的话,终有一天会迎来“最后”的。语言,人类精神家园的最底线,人类必须坚守。同理,说潮语的人类群体有责任、有义务说好潮语,千万不要让潮州话在潮人们手里流失得连“最后”都守不住了!
     二、“孩子们”为什么不说潮州话?
     新时代,任何僵化的说教是没用的,这非新时代与时俱进的教育之道。强调潮人要说潮州话之后,探究潮人的“孩子们”为什么不说潮州话则是教育界必须正视及容易忽视的共同课题。知己知彼,百战百胜。了解孩子们的想法,才能对症下药,让他们再慢慢培养起重学潮州话的兴趣,而不能“棍棒之下出孝子”捆绑他们的学习兴趣。其实,当代教育,不单在潮汕,就是缺乏将心比心式的“互动”法深入贯彻,教育才落到如今的地步。此为后话。
     孩子们为什么不说潮州话呢?
     最大的一个“误区”想法因素就是潮州话的沟通范围太小了,大潮汕历史上乃至如今都是省尾国角,说这些话有啥用呢?有时,他们甚至认为说潮州话太自卑了,“土里土气”的,当不得真,说白了,没文化!
     这应该是孩子们不说潮州话的复杂因素中最简单的一点主因吧。该情结里“纠结”的地方正是一句成语:妄自菲薄。
     潮州话太落后了,老土了,不文明了,我们是新时代的人、未来的国家主人,不会久呆在潮汕家乡里的呢,为什么还要花时间精力去苦苦学习潮州话呢?
     如果孩子们这么想的话,其实他们的家长们(也就是“我们”及“在路上的我们”)也应反思:为什么孩子们如此想?我们自小的“传统家庭教育”哪里去了?
     看,又是“认祖归宗”的缺失惹的祸!长此下去的话,以后的潮汕大地,坟墓造得再美丽,谁来为你们年节烧钱放纸、谁来为你们祭魂奠灵?
     而解决孩子们对潮州话的“妄自菲薄”根源认识,则要求“我们”必须熟练掌握潮州话,从而才能向孩子们说出潮州话的魅力及传递“并不土,反而文”的“拨乱反正”思想精髓,因此,也就必须让学界好好总结一套如何向孩子们“普及”潮州话的新法来,与时俱进地“说教”。
     三、潮州话在祖国方言大观园里其实是朵“强大的花”
       如何普及?这里非学术文章及论坛,无法一时半刻一一说透。但窃不揣鄙薄,还是想用点尽量“简单”的文字提纲挈领式地将潮州话的“文明度”向孩子们说一说,望能引起他们的兴趣,再与学界一起好好深入学习好潮州话吧。因为,孩子们如今从小到大都接受了文化教育的熏陶了嘛,道理一通,兴许学起来之后更能举一反三,非我辈因时代的先天不足而接受教育环境不佳之流可比。杜帝叹曰:时我亦想学,盖无良师焉。
     孩子们尤其是成为天之骄子的孩子们,如今处处强调的是“有文化”,最怕“没文化”,潮州话就是因其“没文化”而受到白眼,而不象“有文化”的英语般被青眼有加(这段有意识加入“青眼”“白眼”等典故,谅必孩子们懂吧,不懂的话,如今网络发达,请自行搜索故事出处)。所以,潮州话究竟“文化含量”如何?我想就此入手,浅浅谈一下吧。
     1、潮州话是“天籁之音”,音韵优美,画面感盎然
     大凡一种语言,听起来,“优美度”的多寡取决于什么?无非音调吧,音调的先天性方面越复杂,就越是象我们的语文课上老师说的越能“抑扬顿挫”,自然说起来象一首流畅的音乐作品,语言象音乐则很优美了,所谓“天籁之音”既指音乐,其实也可用于描述语言。哪种方言象音乐?就看现存的哪种方言在日常人们的会话中存留有多少音调(声调),越多当然越象。
     普通话有多少声调?只有四个。阴平、阳平、上声、去声。很关键的“入声”被刷掉了。因为要照顾人人会说的这个通俗性,所以没法追求“优美度”。
     其他方言各有多少声调?语言学家知道,此处不班门弄斧了。其中,潮州话现存至今仍还有八个声调,这就是很多人听起来觉得我们好象在“说外语”或“听音乐”的原因,八个声调的语言基本足够“优美”了,这从古词牌至今仍在使用的《八声甘州》可知,“优美”的语言只要拥有八声就足够“优美”出可堪与曲调异曲同工的了。因此,潮州话自古以来就有“一字唤九音”的先天善变属性,虽然难学,但潮人很好,不用学就会了。到明朝,所谓的“潮州府一府管九县,潮州话一字唤九音”更反映其达到潮州话的使用鼎盛期。 
    仅举一例:国庆国庆,国庆国庆。用普通话读的话,基本读不出叠词意义的区别,只不过成为一个节日名的四次重复而已。而用八调的潮州话来读,则可读出不同的词性表达出一层不简单的“完整意思”来:(国)家在(庆)祝(国庆)节,这个(国庆)节日(国)人都在(庆)祝啊!你看,这就声情并茂了吧,有情景、有情节、有“时地人事”等元素,同样八个字,描述天壤别,何也?无他,盖因有“多声调”耳。
    因此,潮州话具有“话中有乐,话中有画”的特点,你不意识到?只不过你还不精通罢了。 
    2、潮州话的“先天性古味”浓郁,潮人口语出口即有古语残存而“浑然未自觉”
    如今的时代,我们都在讲建设文化大国、大省、大市、大县,其中最重要的一条不正是在弘扬传统优秀文化、重新开掘出非物质文化遗产然后予以大力保护吗?从这点意义上来说,古代的,就是文化的。这和“民族的,才是世界的”同样道理。
    潮州话的历史不可谓不久远了,这点不用多加解释。这从口语至今仍在使用的大量古语残存中就可见一斑,只不过或许说这些“古代文绉绉”词汇的潮人自己仍浑然不觉而已。篇幅所限,举三例最常用的。
   (1)箸。潮人口语照常日用着,指“筷子”。放眼当今国内,国人基本都在口语中称呼“筷子”了,谁会说“箸”呢?不信,你去饭馆吃饭,用普通话对服务员说“请拿双箸来”,看效果如何。即使在古代,一个“箸”字也绝对是文雅词汇,何土之有?三国演义中的著名典故“闻雷失箸”,这个四字成语式词汇就很“优美”吧,既概括又文雅,如改成“闻雷失筷子”你感觉如何?而这些,潮人可不是拿来当书面语言的,是地地道道的脱口而出的“口头语”呢。“拿双箸来”随时随地天天使用着,人人都“文雅”着呢。
   (2)樽。潮人口语中日常用语,今指“玻璃瓶”,比如“酒樽”就是指酒瓶子。而“樽”就是正宗的古语了,即使上溯到青铜器时代的远古,也是属于“大雅”的一个字眼,“樽”通“尊”,古代泛指如今的酒杯,盛酒的器具,酒在远古可是神物,祭祀必不可少用的,盛酒的器具就很“尊”,神器矣!潮州人至今俗话说的“一敬神二敬人”其实也是此古俗的脱胎表达句式。樽,到如今在潮州话中是原意转化了,但古风犹存、文味盎然也。
   (3)祭、奉。潮人语中日常土话,意思是“吃”,但用在指责吃者不讲礼仪的语境下使用,属于很不客气的斥责字眼,多用于斥责或说自己的孩子贪吃。而这二字其实“文雅”得很,这可是上古以来就有的人类社会最高“礼仪”字眼啊。在祀风大盛的古代,这可是“殿堂式”的礼节及文化了,而说到底,奉也好,祭亦罢,都要摆上吃的东西吧,所以潮州话以此替“吃”的意思,从恭敬的用法到不恭的用法,那只不过是古代文化里常用的“反语”手法罢了,就象潮州歌谣唱的那首“老鼠拖猫上竹竿”那样,反语的修辞手法。至今,潮人说一个只会吃、不会做事的人骂为“供奉定”,就是反映了祭祀文化背后那尊泥塑木雕的神明或早已逝去的先人牌位之“享受”局面,被“供奉”,还“定”坐着,借此讽刺只吃不做者则可谓入木三分吧。你能说这种语言没有“文化”吗?我看,鲁迅先生都要借鉴一下吧。
   只要仔细留意,潮州话的古语残存俯拾皆是,其他方言不知道,但一个地方语言至今仍具有如此多的上古文化、古代文化的痕迹,潮州话无疑应有资格跻身于当今语言宝库的“大雅之堂”了,是不?
   3、潮州话是创作诗词者规范平仄的“先天优越性工具”,与温州话同美
   继续文化含量的话题吧。中国的文化非个体代表,从作品体裁上划分的话,则唐的诗、宋的词、元的曲、明的小说无疑是“四大家”,而古典小说里必有诗词的表现,曲及杂剧可看成是扩大化了的诗词,所以凝聚起来,诗词一定层面上可代表“传统国学文化”,善诗词者在古代绝对就是文人了,以此也可在文学史上拥有一席之地。如曹雪芹,是小说家,但谁敢说他不是诗人、词人呢?这点犹如钱老钟书,高深的学问做一辈子,被不知天高地厚的后学者讽刺为“不会写小说,只有小说才是文学最高境界”,老人家一动气了,轻轻一出手就是一部经典的《围城》,然后笔一掷“小说小技也,吾不屑为之”,不谈语境里的偏颇,单品其文化傲骨及底蕴,你就知道自己太浅薄了,学海无涯哪,天!这很可惜,钱老就一部小说而已,不然,估计当今的小说家也不用活了,干脆改行研究“甲骨文”好了。
   写到诗词,当然必说格律。格律诗虽说只是“近体诗”,但这一“近”至少也是大唐时代了。今人写诗词,可以天马行空,为所欲为,自己快乐、别人生活不受影响就好,疯到诸如梨花体等等都无所谓,你疯你的“文学”,我玩我的“文化”,日后是马是骡,麻烦请出来遛一遛就知道了。所以,你希望写有点古味的诗词的话,格律是一道迈不过的坎。
    格律中,平仄是基础。仅举仄字来说,普通话再熟练,可惜都取消“入”声了,你要正确使用唐朝时不被取消的入声字,当然也有一法,何法?死记硬背罢了,将这些字全部背诵下来好了。背得下来,也总要花点时间吧,即使你一目十行过目成诵。但什么人不用背就“天生我材必有用”?其他方言我不清楚,起码温州人和潮人就可说“我能”。因为,潮州话口语中的“入声”是没有被取消的,天生俱有,比如“国”“福”等,普通话归入阳平声了,仄都弄成平了,你写的“近体诗”不贻笑大方才怪呢。
    所以,为文者尤其是治诗词的潮人,一用潮州话念,平仄简单立判,不费吹灰之力,仿佛自己就是古人了,你说潮州话没优势么?用得着妄自菲薄吗?
    须知,当今音韵学的大家大派是什么?是詹派!詹老安泰等为先启性代表的“詹派”就是大家,他老人家是哪里人?饶平也。说的也是潮州话嘛,先天就是干音韵学的料。
    杜帝与小李学士在汕头至今唯得一见詹派现今传人伯慧师,是拜韩师主办的某个会议所赐,那时节,高朋满座,嘉宾如云,我们与詹老交谈的俱是潮州话,纯正古朴,旁若无人,一点也不觉得自卑啊,哪有“说潮州话是没文化”的菲薄感觉,有围观者,只要是从事学术研究的,尤其是音韵学的,只有羡慕的份,绝没鄙视。潮州话,上古之音呗! 
    最后,粗粗说一点。为何“民族的,才是世界的”,因为任何“官话”只都不过是一个朝代出现后制定出来的语言规范而已,一旦消亡,又将有新的“官话”覆盖过,一次又一次,犹如每个朝代之于考古学只不过是一层又一层重重叠叠的“地面”而已。真正存在下去的语言,只有各地方言,不管朝代更替、时移世易,都会存在的。从这个角度认识,民族的,才是世界的。世界是多样性的、个性化的,方言亦然。 
   就说这些好了吧,希望孩子们如有兴趣的话,请继续回到学习潮州话的轨道上来吧。
   潮州话,潮人“根祖意识”的源头,更是潮人永远的精神家园。一起守住“最后”吧。
标签:
上一篇:漫话潮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