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潮州茶叶网 > 潮城古韵 > 古城民俗

潮州花灯
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2014-06-21    点击数:7348次

   

    潮州花灯是民间喜闻乐见的传统工艺品。相传元宵佳节闹花灯是潮州人民大众的赏心乐事,元宵伊始,高潮则在正月廿四日前后三夜,一直要闹近十个昼夜。鼎盛时期,全城共有两百多屏大花灯,连同龙凤灯、鱼灯、果子灯共达数百之多。分八社游行。潮州花灯独具特色,散发着浓郁的乡土艺术的芬芳。最早的潮州花灯是以竹作架,用绢绸裱成空心人物,表面淡施粉彩,描绘衣饰,夜间灯火点于其中,透照出来,绰约动人。潮州花灯,作为一种民间艺术,它不可能独立的存在。


    研究潮州花灯的分类,应该把它与存在于整个民族中的花灯联系起来研究。根据划分的标准,划分的角度的不同,我国民间花灯艺术大致可分为以下几类:
    1、 从地域上划分,可以分为南北二大流派花灯,是普遍存在于整个中国的。主要是汉族地区为盛。元宵,是中国人的一大节日。每逢正月十五闹元宵时,各地都会以不同的方式庆祝。而花灯,在闹元宵中扮演着十分重要的角色。因为地域的不同,习俗的差异,思想文化内涵的差别,各地花灯的表现形式也不尽相同。要想详尽的区分,困难很大。如果从大致上去划分,可分为南北二派,大体上以长江流域为界。北方花灯充满阳刚之气,像哈尔滨的冰灯,天安门城楼上的大灯笼,都很有气势。他们讲究线条之美,追求高大、雄伟。这与北方汉子粗犷、豪爽有关。而南方人的特点是感情细腻,追求的是尽善尽美,吴侬细语的特性在花灯的表现形式上得到充分的体现。精雕细刻,精巧细腻,追求完美,生动逼真。如苏州秦淮河上夜晚的荷花灯,盏盏花灯摇曳于江水之上,诗人墨客划船于其中,或放歌,或唱和,多美的一幅画境。潮州花灯当属南派,在人物刻划上,花灯造型上追求的都是完美之美,细节刻划上追求形象逼真。
    2、 从种类上分,花灯可分为活灯和纱灯。所谓活灯,就是由人物装扮起来的花灯。这种花灯,从表现形式上又可分为二种,一种是有情节,有过程的花灯,如云南花灯戏,是源于明代或更早时的民间“社火”活动中的花灯,流行于云南、四川、贵州等地。是花灯与当地的曲种、剧目或民歌相融合形成的一种花灯艺术。另一种是根据神话传说,剧目的精彩片段,由活人装扮,固定其特定场景,参加游神赛会活动。如北方有一种活灯,用小孩童装扮成一百零八好汉,绑在棍子上,由成人扛着游行,称为“铁拐景”。由于其不利于孩子的健康成长,现已被取缔,明令禁止。我们潮汕地区也有活灯,但与云南的花灯戏、北方的活灯不同,仅由活人装扮参加游行。比较文明。潮州歌册《百屏灯》首句:“活灯看完看纱灯”中的活灯,指的也应是这一种,根据大人们的回忆,改革开放以后,每逢春节或元宵,潮汕地区均组织游行,游行中便有活灯。潮州改革开放后第一次游行中的“蝶恋花”便是。潮阳的英歌舞,潮汕地区的“公背婆”均是常见的活灯形式。另一类是纱灯。纱灯是花灯艺人们用各种材料,通过扎制,粘贴,缝接等手法制作出来的花灯。我们今天所说的潮州花灯,多数是指纱灯。纱灯大体上可分为:灯饰和灯屏两大类。灯饰,是扎制起来的花篮、灯笼、宫灯、走马灯以及飞禽走兽花果虫鱼等挂饰,多数挂于灯棚、祠堂、门前或游行的标头。灯屏,是选取戏曲的经典场景,神话传说等素材,扎制出特定的人物场景,组成整屏展出的花灯。这是潮汕所特有的一种花灯艺术,据蔡泽民著的《潮州风情录》(中国民间文艺出版社出版)一书记载:清末宣统二年,花灯艺人杨云楼、杜松笙制作的“红楼梦”、“白孟玉”两大屏花灯就在参加南京王国花灯比赛中获了奖,这是距今百余年的事了。
    潮州花灯应是我国民间花灯艺术的一部分。其分类总体上与别的地方花灯基本相同。但它自身的乡土特点和风格特色使潮州花灯的分类又有别于云南独山花灯等地方花灯。自成体系。传统的潮州花灯从内容上可分为“素灯”和“热灯”两大类。“素灯”又叫“文灯”,重于表情动作,侧重通过表情、动作等形体语言来表达思想内涵。“热灯”又叫“战灯”,讲究盘弓走马姿势,反映武打战斗场景,使人有如身历其境,浮想连翩。从人物形象和表情上看,潮州花灯与潮剧舞台上的人物角色一样,可分为生、旦、丑、净四大类。光脸谱就有六百多种,认为只有几十种是不准确的,我们在采访沈金炎老艺师时了解到,老人家珍藏着其自画的脸谱就有几百种之多。再配合服装鞋帽、道具刀枪、姿势表情、布局景物,构成一幅幅完美的画景。挂灯的造型更是形式多样。有圆、方、梅、菱、鼓、六角、八角等。又可分为壁灯、串灯、花篮灯、莲花灯、水果灯、动作灯、走马灯、还有座灯、吊灯等。真是琳琅满目,美不胜收。随着社会的发展,历代民间艺人,以自己的劳动和智慧,不断推陈出新潮州花灯,使这朵艺苑奇花越发美丽可爱。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