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潮州茶叶网 > 茶友交流 > 雅集文会

父亲茶-寡淡中的滋味
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2014-01-29    点击数:4742次

    父亲爱喝茶,而且爱喝浓茶。从我记事起,父亲喝茶用的茶罐、茶杯,换了一件又一件,一直不变的是父亲嗜茶的秉性。那时家境贫穷,父亲在外忙碌了一天后,回到家里喝杯茶解解乏,对他,应是一种放松和安慰。

    父亲爱喝茶,却并不讲究,也没条件讲究。茶叶一般是乡下亲友送来的,每次用暗黄的土纸或报纸包着,看起来挺多,掂在手里其实轻得很。有时是母亲去菜市场买菜时,看到有人叫卖茶叶,捡便宜的买,每次也是报纸包着,满满一大包。这样的茶叶,泡开了,茶水看起来浓黄,闻着没多少清香,喝起来也只是满嘴的苦涩。我曾偷偷喝过一次父亲的茶,那种苦那种涩,是年少的我无法接受的。我因此怀疑,父亲喝茶时那种舒坦的快乐表情,也许是一种伪装。

    有一年,父亲下到一个叫坦子岭的村组蹲点。蹲点结束时,除了行李,父亲还带回了一罐茶。这罐茶之所以引起了我的注意,是因为之前我家的茶都是论包的,这次突然换成了“罐”,而且是那种大腹便便的橘子罐头瓶子装的。

    父亲说,那罐茶可不比寻常的茶,那是一罐桂花茶。“这种东西很难搞的!”父亲的语气不无得意,似乎那不是一罐茶,而是一罐蜜糖——我一直认为蜜糖是世界上最珍贵的东西,自然也是最难搞到的东西!那时候,我们这个小县城种的桂花似乎并不多。因此在我心中,桂花是用来看的、嗅的,做成茶还是头一遭听说。我和弟弟马上跑过去细看,只见黑不溜秋的茶叶里,零星夹杂着米粒般的桂花。旋开盖,一股清冽的桂花香扑鼻而来。

    父亲很宝贝这罐桂花茶。父亲说,好东西要慢慢品尝。因此心情舒畅的时候、来客的时候,父亲才会搬出那罐桂花茶,捏一小撮放进杯子,开水一泡,一股淡淡的桂香便幽幽散开。父亲喝桂花茶的姿态很是享受——坐好了,微闭着眼,轻轻啜一小口,含在嘴里缓缓转几个来回,使茶香与桂香点点滴滴渗满了齿缝舌底,最后才肯吞进去。然后,父亲便摇头晃脑扯长声调说道:“此中——有真意啊,欲辩——已忘言!”

    那时我还不知道父亲那句话的含意,我只是隐隐感觉到喝桂花茶时的父亲,是陶醉的、幸福的。其实,不仅是喝桂花茶,只要是茶,不论贵贱,父亲都喝得兴致盎然,表情总是那样陶醉、那样幸福!也许在父亲看来,往寡淡的白开水里添些茶叶,即使有点苦有点涩,也应是一种滋味吧?

    幸福生活的含义,谁说不就是把寡淡过得有味一点呢!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