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潮州茶叶网 > 文书茶趣 > 传说典故

素心茶房品单枞(推荐)——参赛
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2007-03-31    点击数:2338次

  南山如荠

  素心茶房品单枞 落花独立人 素心茶房是我很喜欢的一家茶室的名字,位于西安市城南一条不很热闹的街边上,小小的松木门里贯一条青砖铺就的楼梯,直通茶室深处,颇有曲径通幽的感觉。几个月前台湾茶友来访,晚上喝茶,便选了这个地方。一去,我就喜欢上了这里。 在这喧闹的都市里,我总希望能找到一个可以让人完全放松身心的地方,坐下来静静的品一杯茶。不需要优雅,不需要富丽,只需要一方茶几、一杯清茶、三两个茶友就可以了,素心茶房似乎就是这样一个地方。 最近一直忙,没时间喝茶,心里总惦记素心茶房。 立秋了,天气竟比暑日还多了些沤热。今天下午难得有半天的闲暇,于是精心选了几泡茶,去了素心茶房。 沿着青砖铺就的楼梯走过,幽幽的光线下,照见墙面上用麻绳穿挂着一页页素面青瓦,瓦面上面镌刻着一行行小字,驻足辨认,却是286字的《般若波罗蜜多心经》。上了二楼,选了临窗的木榻坐下,遮着细棉纱的玻璃窗外,是洒下浓荫的梧桐树。如今,西安市的行道树多是法国梧桐,虽然不及唐槐的古朴和风韵,却也给这炎热的季节带来些许清凉的绿色。茶室内不甚凉,我换了个舒服的姿势,开始温壶洗杯。营业场所的壶难免有些茶滓,仔细地用茶巾擦洗干净了,开始泡茶。 先泡了一道宋种单枞,是潮州茶友叶汉钟先生寄来的,不知这宋种是不是乌岽山上那几株从宋朝活到现在的老树,或者是二代,三代?。仔细观察干茶,砂绿的叶片不象经历过千百年风霜的样子,而干茶的清香则淡到若有若无,惹人遐思。投壶,注水,洗茶。润洗后的湿叶散逸出隐隐的淡玉米清香,类似于我通常在绿茶中闻到的那种气息,不过更淡了些。在玉米的甜气下面,似乎还盖着些苦意。 一水时就有了番薯香,汤色浅黄,汤味顺柔,香气低逥而清雅。三盏过后,舌底入喉处涌出一丝不易觉察的苦,苦过却是浅浅的甘。下午的素心茶房里很静,一个小沙弥模样的男孩坐在墙角的蒲团上打瞌睡,头一点一点地。唯一的声音是从棚顶上飘下的洞箫声,音韵空灵缥缈,是戴树红的“云水吟”。 心忽然很静,就这样专心泡茶,感觉也异常的敏锐。此茶走水做的很精致,茶汤有活力,有张力,但厚度稍欠。好象角落里的那丛瘦菊,有风骨,有姿态,但那份单薄却始终都在。“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看到菊花,总会联想到这些词句。 宋种单丛是一泡奇怪的茶,滋味更象是醇厚的绿茶。走到六水,有意延长了浸泡时间,汤里依然没有涩。这样耐泡的茶,估计走十水应该是可以的了。然而滋味和香气都渐远渐淡,有一缕幽幽缈缈的感觉。七水毕,物我两忘,倦意全消,忽然抬头,看到素面泥墙上挂着幅简笔水墨画,素淡山水,写意亭台,旁题“山亭自品心,再来一杯否?”

标签: